栏目导航
社区
重庆永川一工厂女工被卷入纸箱打包机当场死亡
时间:2021-10-10

  8月13日早6点多,杨光群吃过早饭,没来得及和老伴老张道别,便急匆匆赶506路公交车到几公里外的纸箱厂上班。没想到这一别,竟是永远。当天早上7点,杨光群清扫大型碎纸机内的碎纸时,不慎被卷入机器里,再也没有起来。

  8月13日这起安全事故,发生在探花路六五二小区旁的纸箱厂。53岁的杨光群上班才42天,就被冰冷的打包机械吞噬了生命。

  事故发生后,该厂立即暂停生产,并向相关部门汇报。截至8月13日下午,永川安监局工作人员现场调查,初步认定事故系人为违章作业所致。具体事故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7月2日,杨光群到探花路561号的这家纸箱厂上班,到8月13日刚好42天。其工作主要是负责清理大型打包机内的碎纸和打扫车间卫生。

  工友老徐(化名),2014年55岁,主要负责将大型打包机加工出来的纸箱打包,每月大概有近两千元的收入。

  8月13日早7点,杨光群像往常一样,清理大型打包机内的碎纸,在她旁边,工友老徐像往常一样,打包着纸箱,老徐是当时离杨光群最近的一位工人。

  “我看她之前还一直在车间墙角处,清理打包机内的碎纸。可才过一会儿,就不见了。”老徐说,他叫了几声杨光群的名字,没人应答,于是清点了一下车间内的工人数,发现少了一人,心里犯起了嘀咕: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。

  8月13日上午,记者赶到了杨光群出事的这家纸箱厂,在征得纸箱厂老板的同意后,进入了车间。

  车间大约500平方米,并未细分工作区域,里面堆积着废纸,外边有一部液压打包机、一辆叉车,还有许多已经打包成品的纸堆。

  打包机的传送带安装在地面上,周围全是纸壳。传送带上,还有许多没来得及加工的纸壳。如果工人不清楚传送带的具体位置,很容易误踏上传送带。

  液压打包机有一个液压顶,由一个红色联动杆带动。其旁地上散落着不少垃圾,以及很大一摊血。

  老徐说,这家纸箱厂一共有9名工人,加上会计和现场管理人员,共11人。工人大都年过半百,没有签订劳动合同,没有买社保。

  老徐介绍,工厂只有这一架大型打包机,平时由3个工人负责将收来的废旧纸箱放到传送带上,杨光群则负责清理机器内的碎纸,老徐和其他4位工友负责将打包机加工出来的纸箱打包。

  “我们并不是每天都在工作,有活了才干。”老徐说,最近工厂并不是每天都上班,杨光群刚工作不久,和其他工友交流不多。

  老徐猜测,杨光群是在清理机器内碎纸时,被卷入打包机出的事。“工厂7年多来都没出事。应该不是机器故障所致。”

  “机器运行很慢,噪声很大,即使喊救命,估计也没人听到。”小陈说,工厂一般都在清晨开工,每天他都被打包机的轰鸣声吵醒。

  小陈猜测,杨光群之所以出事,可能是因为刚工作不久,对打包机运行频率掌握不清楚。“老年人反应有点慢,在清理碎纸时,可能忽视了运行缓慢的红色联动杆,被联动杆卷入了机器中。”

  事故发生后,永川安监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到达现场进行了调查,初步认定,这是人为违章作业所致,目前,事故具体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本起事故中,当事人没签订劳动合同,那能确定劳动关系,并进行工亡认定吗?如果属于工亡,而双方就赔偿金额多少未达成一致,那么死者亲属可以主张哪些权利?

  重庆昌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段庭云说,并非只有签订劳动合同才能认定为劳动关系,比如员工证言、工资表等,都可作为确定实事劳动关系的要素。

  按照段律师说法,确定劳动关系后,杨光群的意外,算是工亡,死者家属可主张三项权利:

  3.未参加工伤保险的职工因工死亡,其供养亲属的抚恤金可实行一次性支付或按月支付两种办法。一次性支付需由供养亲属本人或其监护人提出申请,与用人单位签订协议,终止工伤保险关系。

  一次性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的计发办法为:未满18周岁,且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遗属,以18周岁作为失去供养条件,以应按月发给的供养亲属抚恤金为标准计发;其他遗属以应按月发给的供养亲属抚恤金计算20年,但需扣除已领取供养亲属抚恤金的月份,50周岁以上的,年龄每增加1周岁减发1年,但最低不少于10年,70周岁以上的按5年计发。

  “这次事故,给受害人造成了很大伤害,我们很遗憾。”厂方负责人孙先生说,事发后双方坐下来协商,由厂方一次性支付对方家属41万多元。家属同意后,与厂方签订了赔偿协议。

  孙先生表示,这次事故的教训很惨痛,他会静下心来好好反思。工厂将停工几天,根据相关部门要求,积极整改。今后厂方将改善车间工作环境,细分工作区域,尽力保障员工的权益。

  3月25日,石先生顺利提车,4S店为其办理了第一张临时牌照,满心欢喜的石先生怎么也没想到,车辆……[详细]

  在地方官员的眼里,它是GDP的天使,在当地民众眼里,它就是一个吞噬环境的魔鬼。近年来,PX已然成……[详细]最有效的减肥药是什么